河北20选5开奖记录
歡迎進入中國民主同盟吉林省委員會官方網站!

書畫天地

工筆精神的文化意義—記國畫家魏宏聲

發布時間:2014-10-27   點擊率:6011

作者:無憂齋主)

        我與國畫家魏宏聲有過抵足長談的情形。那是在他來北京中國國家畫院投奔畫壇名宿盧禹舜先生以圖繪畫事業更進一步后的一天。這一天在中國宋莊的小堡村,外面是浩浩蕩蕩的霧氣和霾靄,我們則天東地西地熱聊著,周圍靜籟無垠,仿佛聽得見PM2.5悄悄進村的步履蹣跚;我倆香茗輕啜,望著樓旁道路上苦行僧般來來往往的人們忙碌的身影,有些偏安一隅的感覺。

        魏宏聲很響亮地咀嚼著山東沿海出產的魚片,“金駿梅”小心侍候,幸福得有些眼眶濕潮。這感覺來得突兀,走得快迅,他的目光時時地逡過墻上那幀尚沒脫胎的8尺山水大畫,神情有些拘索,“苦行僧”情結驀然升騰于胸膈。

        我曾戲言他的“苦行僧”情狀和前后世的因緣,以比較文學比較嚴肅的態度推出于為他撰寫的畫展前言中——

    這是一位國畫藝術之路苦行僧的歷史足跡——艱難而執著。明知“跋涉山川,蒙犯霜露”乃祖訓,乃哲理,卻依然“行百里者半九十”地咬定青山;

        這是一位意象學理論的擁躉和踐行者的影像定義,對世事熱愛和崇敬得無以復加,就以禿筆為械,幾欲縱橫宇宙,與遙遠的周公有著澄明和淡定心緒的交流;

        這是一位靈魂與軀殼都貨販于愛琴海邊繆斯女神的斗士,攫兩漢之精髓、逐五代之沃富、崇明清之繁博、持當今之意趣,詮解著中華文化的“傳情達意”和“天人合一”的偉大理念……

        虬松深壑,巨巖輕嵐,凡夫觸目而傾欽;飛流長虹,雄關短隘,貴胄太息而歡躍。

        空間和物象,固守于一點一染、一皴一擦;情態和意韻,留香于一時一刻、一生一世。

        “清風雅韻”,是一覽無余的美學追索與探究;山水徜徉,現臻致紛呈的審美取向。

        《溪山論道》、《江春帆影》、《秋山探幽》、《翠谷清音》,為仿繼與接承豐碩小泛積淀;《風日晴和》、《幽谷犁聲》、《澗邊放懷》、《碧煙晴雨》,則改觀與革新彰顯大象無形。

         一檻外之士曰:他的山水大多以小寫意見筆見墨,似摹古而異,如沿習亦非,形成了殊它的語言和獨特的氣韻。畫中主題人物皆為高士逸人,畫面則遵從國畫山水傳統要素,所謂水暈墨章有之,元氣淋漓有之,丹青斑斕有之,焦墨渴筆有之,這種傳承與創新集一的作品,使我們對他的國畫創作有了更徹確的認知和解讀。

        他者,魏氏宏聲也。

        這種光怪陸離的語言使部分參會者興致盎然,一位在全國美展中入過展、獲過獎的業內大家眼光灼灼地約我哪天去他那里聊聊,我知道我的志怪文學傾向這感覺真的是OK

        所有人都認為這是對宏聲其人其畫的中肯評價,所以,每有相對合適的場合,我都要占據一塊有利于聲帶震顫的位置,過過老年人大概都有的嘮叨之癮。

        從創作階段上論,青年國畫家魏宏聲十幾歲就開始國畫工筆花鳥的創作,在當年風華正茂如今垂垂老矣的開蒙之師馮永慶先生悉心指導下,創作出諸多可以流芳可以傳世的精美之作。從大小不等的各級展覽以及出版和作品入編的各種畫冊中,我欣賞到了他的工筆畫作品的“藍天澄碧,翔鳥自如,媚貓似姝,殘荷蒼麗”的審美取向與筆法堅挺、色彩明徹、構圖嚴謹的藝術特色。他對工筆花鳥畫的發展脈絡、文哲融合、詩興語言以及東西方新視覺藝術元素的吸收等都深諳于心,熟練于筆,于是就精品疊出。這些作品包括他在各級畫展中的金、銀、銅獎獲得者《秋色勝春潮》《秋籟無聲》《清廉頌》《飄零的晚秋》《晚秋蓮實》《拾蓮圖》《夢想家園》等。

        魏宏聲善畫工筆之荷,在他的荷花作品中,我發現了一個有趣異他的現象,這個現象即是多以殘荷呈世,如《拾蓮圖》《殘香》《寒塘秋思》《秋風秋雨秋亦濃》《殘夢》《蓮實圖》《秋寂》等,這些作品一改荷花欣欣之態,以破敗和殘缺示人,我總的感覺是“千畝荷塘,竟無一挺胸疊肚者”,不禁嘆從中來。嗣后細品,卻倏而發現,殘荷者,生于收獲之時也,蓮蓬座座,碩果累累,正是充實之景,凸顯淡定之美,譬如人生之秋,何用鮮美與靚麗點綴?

        應該說,在宏聲的工筆畫創作中,無論是一草一木,一花一鳥,他都力求于形似,他認為“形”在工筆畫中占有重要的地位,這是不容商榷的,因為工筆畫更多地關注“細節”,更多地是注重寫實,好多傳世佳作都以鮮明的現實意義而成為傳統繪畫中的瑰寶,這使它們不僅具有很強的描寫性,而且富有詩意。這觀點被宏聲稱之為“工筆精神”,也是他的繪畫理念的組成部分。

        宏聲創作的第二個階段是大約而立之年以后開始的小寫意山水畫創作。這在他的藝術生涯當中無疑是一個里程碑式的嬗變。

    我在《心胸的放逸》一文中對魏宏聲的山水畫有過一番評價,我說“多年來宏聲的山水畫已經成了體系的,清秀雋永的南方畫派之‘小橋流水’的精典性,造就了他山水畫區別于北派畫家的藝術特色,那就是精致和細膩;而在近期的畫作中,魏宏聲堅持了他的精致和細膩,但又糅入了北派山水的‘粗獷’和‘蒼寥’。這是一種風格的漸進,就像一個人的成長和成熟,面目一新卻本質依在。所以,神韻就涵蘊于其中了。”

        我舉例很多,比如《四季山水》中山體皆為皴擦染點成形態各異之石,叢林竹樹,各色迥異,山中常有霧靄穿行,或間有飛瀑顯現,在山壑平緩之處,一長衣之士或端坐或肅立,欣賞山中佳景,體悟人生況遇。這是細膩的人文性筆墨表述,說明了畫家對生活的人生取向和入世態度,進而追求心的自由和身的自在的高格和曠達,這其實是一種難能可貴的空靈的藝術意境,便有人稱宏聲的山水畫是“無聲的詩”;我還舉例《近禪》,那幅畫主體山巒處面貌比以前有了根本的改觀,其山體的樹木和苔類已無蹤影,代之以蒼黃的巖石和礦物質山殼,山間嵐風習習,一紅袍高僧于山崗平展處打坐參禪,任山風如濤,憑煙云似瘴,身對心,心對凡塵,全無半點俗氣,了卻心中執著,將整個畫面置于一種“非我”的禪境之中。作品以北方山巒的蒼浩和博廣為基調,演繹了別一種風光和景致。這種前后作品的比對,是對他繪畫風格嬗變的肯定。

        我想我的這種評價是有些武斷的,全然沒有顧及其他同道們想聒噪幾句的心理感受。但是我的感覺是直抒了胸臆的,并且進一步地認知到,這種風格嬗變或曰漸進,實在是他的“工筆精神”的接續和發揚。這種接續和發揚是一種文化意義的詮定,即不變的是理念,多變的是技法。

        應該說,宏聲的國畫創作從工筆花鳥到小寫意山水,他都在堅持著一種“工筆精神”的先入為主,然后過渡到相對揮灑自如的“寫意狀態”,這里面充斥著個人的筆墨體驗,有了筆墨的體驗,就有了筆墨法度等的存在,體現了他的心靈世界與客觀世界的互動關系;而對“工筆精神”的現代化追求,就溶入了對“筆墨當隨時代”的理念的深邃的闡釋。這種對超越藝術門類或者說超越美術形式的再認識,就形成了一個廣博的文化意義,這種文化意義決定著它的追隨者能夠走得多快和多遠。

        青年畫家魏宏聲在畫壇上能夠走得多快多遠,我要拭目以待,等到下一個抵足長談之日,我們還屑于談文學嗎!

 

魏宏聲工筆花鳥作品:

 

 

晨妝 (中國畫)  2002年

 

香消寒煙(中國畫)  2010年

 

 

寒塘秋思   (中國畫)  2005年  

 

 

晚秋蓮實   (中國畫)  2004年

下一主題:盟員書畫家趙健(小康) 上一主題:魏宏聲上猶寫生作品欣賞
河北20选5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