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20选5开奖记录
歡迎進入中國民主同盟吉林省委員會官方網站!

時代英才

結晶學之光

發布時間:2019-03-01   點擊率:10892
 歷經天涯海角,看貫秋月春風。

仰望白云千萬里,峰巒起伏接天衢。

    余瑞璜這首述懷之作,健筆凌云,意氣縱橫。詩作全景式地回顧自己近百年的人生歷程和世紀滄桑,也展示了一位偉大科學家剛健、道勁的生命活力和浪漫襟懷。

    余瑞璜作為我國資深的老一輩物理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他以奠定結晶學研究的基礎而載入科學史冊,并贏得了“國際第一流結晶學家”的美譽。

一、崇文書院第一名·三師考出“狀元郎”

    1906年農歷三月初十,余瑞璜出生在江西省宜黃縣崇二都鎮。

    宜黃縣以宜水、黃水兩河匯集為宜黃水而得名,東西有武夷山脈和雩山山脈。崇二都是個幽靜的山村小鎮。這里山青竹翠,山水清越,佳氣蔥蘢。崇二都鎮南端一家門楣橫刻匾額“鄉賢第”的宅院便是本地望族余氏的祖居。

余瑞璜父親余元吉是個讀書人,18歲以鄉試第一名考中秀才,因懷才不遇,郁郁早逝。他的母親黃鳳嬌是名門閨秀。黃鳳嬌的祖父道光年間進士黃爵茲,是清代著名的政治家、禁煙名臣,曾官拜翰林院編修、十八省主考鴻臚寺卿、刑部侍郎等職。與林則徐、魏源、龔自珍等同研經世之學,共參朝政。她的父親黃雅樹同治年間曾出任湖北太守。黃鳳嬌聰穎過人,知書達理。丈夫去世后獨撐門戶。治家教子。

在母親和哥哥們的教育帶領下,余瑞璜從小就聽熟了《衛精填海》《孟母三遷》和文天祥、岳飛的愛國故事。也背熟了不少詩詞古文。1917年,10歲的余瑞璜入崇文書院開始了正式讀書。他熱愛國文課,課余時間閱讀《昭明文選》和《史記》,打下了良好的語文基礎,有了一把打開數理化之門的鑰匙。他愛動腦,肯鉆研,數學題做得又快又準。余瑞璜是崇文書院年齡最小的學生,但他學習好,幾乎每學期都考第一名。

事出偶然,余瑞璜提前上了中學。1918年夏天,他五哥參加了江西省立第三師范招生考試。得知考題,余瑞璜說:“這些題,我也能答”。并堅決表示下一年報考。

省立三師是全省有名的學堂,免費讀書,每年都有很多學生報考。余瑞璜剛讀完五年,離高小畢業還差兩年呢!

家里人誰也拗不過他,只好任他自己補課,第二年報考。

1919年,余瑞璜只身到臨川參加考試。

第一天參加沒畢業學生和非本屆畢業學生預考,余瑞璜考了第二名。

又參加正式畢業生預考,余瑞璜考了第五名。   

第三場“柵考”結束,全宜黃縣只余瑞璜一人考中。小小年紀,他成了宜黃縣的驕傲。人們交口稱贊:“小娃娃,了不起!要是以前,這娃娃肯定能中狀元。”

在省立三師,余瑞璜是同學中年齡最小的,也是學習最用功的。英語課,他遇到了出色的英語教師饒思誠。在原版的英語教材《泰西五十軼事》中,他學到了阿基米德定律產生的故事,也打下了扎實的英語根底。在理化課堂,東京大學畢業的傅老師給他們做了有趣的氫氣實驗,演示了發出電火花的靜電發電。課后閱讀科學名人傳,他深為牛頓、居里夫人的故事所感動。在閉塞的江西臨川,余瑞璜大開眼界,產生了探索自然奧秘的興趣,完成了真正意義上的科學啟蒙,也萌生了科學救國的愿望。

    此間.他常利用寒暑假游歷名勝古跡,登臨滕王閣,尋訪王安石臨川故里,開拓胸襟,體會人文意蘊。

二、東南大學方逐鹿·山外青山樓外樓

1924年,江西第三師范學校有三名學生報考東南大學(今南京大學),又是年齡最小的余瑞璜捷足先登,成了這所名牌大學的預科生。  

南京古城,虎踞龍蟠,為人文昌盛之地。紫金山、玄武湖,山光水色盡天工造化之巧。

    東南大學一年結束,余瑞璜大吃一驚。一向考試第一名的“狀元”竟然成績平常。江西省立第三師范在江西算是名校,可是與上海、南京的名校相比差了一大截。特別是南京東南大學附中考來的學生,個個出類拔萃,很難與他們競爭。

    在一次物理課堂上,余瑞璜出了丑。老師在黑板上列出一系列題目,有一個符號他不認識,舉手問老師。老師以輕視的口氣說:“這么簡單的符號都不認識,怎么能演算習題呢?”一些同學聽了老師的話,低聲笑了起來,有的還以輕視的眼光瞧著他。

    余瑞璜幾乎無地自容。山外青山樓外樓,東南大學這一幕,當頭一棒。他自知不如人,好一陣難過。不過,余瑞璜絕不能認輸。

    放暑假了,同學們都回家休假,或到外地避暑旅游。余瑞黃卻憋著一口氣,留下來預習功課。

    南京素有三大火爐之稱,暑熱難當。每天天剛蒙蒙亮,他就穿著背心短褲,跑步爬山。做完健身操,打開德文詞典,閱讀德文原著。余瑞璜向第二外語進軍了。早飯過后,鉆進圖書館,預習功課。物理、化學、微積分之外,他潛心閱讀英文版參考書。有時白天太熱,就改在夜里學習。一個暑假過去,他學習有明顯長進。

    開學后在一次微積分考試中,題目比較難。拿到考題,余瑞璜略加思索就刷刷點點地答了起來。這時,一個畢業于東南大學附中的尖子生舉手發問,認為老師的考題有毛病,因為不少題他做不出來。恰好余瑞璜已經交了卷,老師看過卷子肯定地回答:“考試題沒出錯,余瑞璜全做對了,而且他的解題方法比老師預計的還要好。”那個

平時很驕傲的學生羞愧地低下了頭。余瑞璜聰明未被聰明誤,他深刻體會到勤奮的作用。此后,他在學習上更加執著,除了物理系的必修課,他還選修了化學系的物理化學、化學熱學,電機系的電機工程、發電機課,外語系的中高級英文作文。大學期間,他全面發展,為日后的科學研究打下了深厚的基礎。

余瑞璜是那種思想活躍、喜歡攀登的人。

1928年夏,著名物理學家、清華大學理學院院長、物理系主任葉企蓀到東南大學講學,作了一場“光與物質”的報告,介紹了電子的波動性質和量子力學思想。報告受到物理系師生的熱烈歡迎。聽了報告,余瑞璜極為興奮,心里想,真是山外自有青山在,我要是能到清華大學跟葉教授學習、研究,那該有多好啊!于是,他寫信給曾在東南大學工作過,后來受聘于清華大學的吳有訓先生,表達了自己的愿望。吳有訓非常喜歡這個聰明刻苦的小老鄉,接信后他立即向系主任葉企蓀推薦,葉企蓀同意余瑞璜到清華工作,1929年初,余瑞璜進入清華園。

三、清華助教論文入典·留英博士小試牛刀

    清華園,原是清朝惇王奕誴,人稱“小五爺”的王府。1909年辟為游美學務處的肄業館,后來由留美預備校發展成為文理二科門類齊全的清華大學。

    清華大學理學院聚集著葉企蓀、熊慶來、吳有訓、薩本棟、周培源、趙忠堯等一批大師級人物,他們學術水平高,科研能力強,教學有方。

    作為助教,余瑞璜師從吳有訓先生,走上了從事物理實驗和理論研究的科學之路。吳有訓是一位善于動手的師長,他告訴余瑞璜要學

會自己動手。

    余瑞璜接受的第一個任務是制作四象限靜電儀,即康普頓靜電計。他獨立完成第一個試驗課題并大獲成功。靜電儀的靈敏度達到可測出三個電子的程度。

    1930年,吳有訓要求余瑞璜制作中國第一個蓋革計數器。這個計數器德國剛剛制成,是個對放射性元素最敏感的儀器。制作這個儀器得到的經驗教訓對余瑞璜一生的科學研究都產生很大的影響。   

    開始作這個實驗時,余瑞璜想用宇宙線的強度來檢驗計數儀的精確度和可靠性。他以為宇宙線是個均勻連續的恒量,不知道宇宙線是陣雨簇射分布狀態。最初,計數器的音響不是均勻連續,而是響兩下停了,接著再連響幾下。他對自己的計數器很不滿意,認為它不準確。于是全身心投入實驗室工作中,下決心一改再改。轉眼三個多月過去了,儀器還未改出什么名堂。他寢食不安,人也消瘦了。

    一天深夜,他走出實驗樓,到外面排遣煩躁。校園里十分靜穆,只有明月在天。他踏著月光,信步走上拱形小橋。“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小時候母親教他的詩句又涌上心頭。他揀起小石頭投入水中,月影晃動一陣。又靜影沉璧了。凝視著水中月影,忽然“月有陰晴圓缺”的詩句突然激發了他的靈感。我們看到的月亮隨時間的變化而變化,宇宙線的強度會不會也隨時間變化而變化,呈現不均勻的陣射呢?我怎么沒想到這一層呢?余瑞璜茅塞頓開。

第二天,余瑞璜用鐳作實驗。把鐳擺在很遠的地方。計數器滴滴噠噠響個不停。他又用鐳γ射線作源,測量加上不同數目鉛片后射線強度的變化及鉛片不變時的射線強度是否不變。實驗結果證明了儀器的精確性和可靠性,蓋革計數器成功了!余瑞璜成功了!他取得了一條終生不忘的經驗。

著名科學家錢三強、周光召、王大珩在清華大學讀書時,都在余瑞璜的指導下,做過這個實驗,每次實驗,余瑞璜都把這個經驗教訓講給他們聽。之后,余瑞璜又開始了氬的X光吸收和散射的科學研究。1932年,在《清華科學報告》上,他發表了第一篇學術論文《關于氬的X光吸收和散射》。這篇計算與實驗結果的論文被康普頓效應的發現者著名物理學家A·H康普頓教授引用到他所著的經典著作《x光理論與實驗》之中。

    面對挑戰,余瑞璜從不避閃,而是迎上去,享受征服的快樂。

    1934年,余瑞璜參加“庚款”留學考試,可是他敗走麥城。導師吳有訓挽留他說:“你就留在清華吧,馬上就可以晉升為講師了。”余瑞璜心里憋著一股勁,對一向尊重的恩師竟然說:“你就是給我教授也不行,我非再考一次不可!”于是他就在“水木清華”對面的小山坡上支起帳棚,白天去實驗室、圖書館,晚上吃過飯。就鉆進帳棚苦讀。清華園的荷塘小路,茂密的樹叢都留下了他的足跡。1935年,余瑞璜終于如愿以償,考取了中英庚款留學,這個名額,全國只有兩個。

1935年夏,他在黃埔江畔登上英國郵輪,經臺灣海峽、香港、新加坡,穿過馬六甲海峽入印度洋、紅海、蘇伊士運河。經過漫長的海上之旅,到達英國的曼徹斯特大學。

當時,日寇已經侵占了東北三省,并繼續南侵。余瑞璜滿懷報國熱情,決定放棄以核物理為主要內容的實驗物理,而進行X光晶體學研究。他的導師是光結構分析的創始人、布拉格定律的發現者、諾貝爾獎金獲得者W·L布拉格教授。

    在布拉格教授的指導下,余瑞璜進行X光結晶學研究,做了大量物理實驗,成功地設計擺動晶體X光分析儀轉動裝置,他改進了譜儀的擺動,對需要均勻擺動的裝置具有普遍意義,被國外學者采用。寫出了兩篇論文,發表在國際權威雜志《德國結晶學》上。他創造性地用晶體的傅氏綜合圖減去溴的衍射環,清除了“鬼影”,又對溴鋅原子作類似處理,首次解決了結構分析中的“鬼影”問題。

    起初,布拉格對這位中國留學生的實驗和發現非常奇怪,后來看到他用實驗理論計算出來的結果,其強度與實驗的強度完全相符,滿意之余,對余瑞璜給予很高評價。

    1937年底,通過論文答辯,余瑞璜獲得了博士學位。布拉格非常賞識他,希望他到英國皇家研究所工作。

    正在這時,余瑞璜接到了恩師寄自昆明的一封信。信中告訴他,日寇侵占北平后,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南開大學聯遷長沙又西遷昆明,組成了“國立西南聯合大學”。并希望他繼續留英學習一段時間,進行X光金相學研究。學成之后,采辦必要的實驗設備,然后回西南聯大創辦清華金屬研究所。

四、西南聯大結晶稱一流·抗美援朝光管補空白

    1938年,歐洲上空戰云密布,中國的抗日戰爭正打得激烈而悲壯。余瑞璜挈婦將雛輾轉到越南西貢,已經是1939年年初。到達昆明西南聯合大學,他已疲憊不堪了。吳有訓幫助他在昆明西北郊梨煙村安了家。剛住下,他就迫不及待地找吳有訓要去建清華金屬研究所。他找來工人,支起架子,自制土自來水,用泥盆制成冷卻裝置。就這樣,在日寇飛機不斷轟炸的條件下白手起家建起了X光實驗室。又用自制的水晶管和真空抽氣機做成了中國第一個連續抽空X光管。用這個儀器為學生實驗演示,給云南、貴州分析鋁石礦。

    在西南聯大實驗室里,余瑞璜創立了“X光晶體結構分析新綜合法”,繼之,又提出由x光射線相對強度確定絕對強度的方法,陸續在英國著名的《自然》和《科學紀錄》刊物上發表10多篇具有開創性的論文,在國際晶體學界產生強烈反響。年輕的余瑞璜在世界結晶學界脫穎而出。葉企蓀、吳有訓看到年輕的同事在簡陋的實驗室取

得卓越的成果而欣喜萬分。

    英國皇家學會會員、曼徹斯特大學教授黎普森稱:戰爭時期(第二次世界大戰)你在《自然》雜志上發表的快報。開辟了X光強度統計學整個的科學領域。余瑞璜的x光新綜合法的思想,已被美國麻省理工學院伯爾吉教授全文引用在經典著作《晶體結構分析》之中,稱余瑞璜從相對強度導出絕對強度為“余的天才思想”,并稱贊余瑞璜為“第一流的結晶學家”。

    1945年8月,日本侵略者在抗日狂飚中灰飛煙滅,中華大地日月重光。西南聯大準備復員了。1946年初,余瑞璜把能帶走的儀器裝箱運走。他一一鎖好研究室的門,關上大普及清華研究所的大門,告別了這個簡陋但讓他終生難忘的實驗室。

1946年8月,余瑞璜全家飛回北平。出國留學3年,西南聯大七年,游子終于回鄉,俯視古都,淚眼模糊。

搬進清華北院,與華羅庚、朱自清、黃子卿為鄰。安頓好家小,余瑞璜就與先期回校的教師挑起了教學重擔。

他的課最多,清華物理系一年級的普通物理、二年級的理論物理、三年級的光學物理、四年級的原子物理一下子都壓在他身上。同時還要兼任北京大學物理系、北師大物理系的課,還要把清華金屬物理研究所搞起來,他成了物理系的主力教授之一。

    1948年,中國內戰陰云密布,時局動蕩。10月,余瑞璜應美國國務院法爾布瑞特美中交換教授講座邀請,去麻省理工學院訪問講學。當輪船經過太平洋子午線時,遙望東方,頓起家國之思,勾起無限鄉愁。于是寫下了一首《海上遠懷而歌》—— 

    煙水兩茫茫,費思量,何處是家鄉?人道是:白云深淺際,天涯海角掛斜陽。四十年悲歡離合,南北東西。又誰知,一對夫妻四個兒女,幾個朋友兄弟,而今又賦仳離。

    又人生如夢,身世如寄,想明年今日,俯仰又奚如?憑欄臨深碧,浪花生滅,千里接云衢!回首處,孤鳧線舷,流轉意低迷。    

    在去麻省理工學院途中,經加州理工學院,作了七八個月的訪問講學時,中國大陸上,遼沈、平津、淮海三大戰役以蔣介石的全面潰敗而告結束。又,百萬雄師過大江,蔣家王朝風雨飄搖。

    余瑞璜毅然改變行程。1949年春,他以回國接家眷為由,提防美方阻撓回國。一顆赤子之心,早就飛回東方故國,飛回魂牽夢繞的清華園。   

香港,東方的明珠。雨后初晴的六月天,微風送爽,令人心神開朗。可是維多利亞灣碼頭的人群,卻行色匆匆。

余瑞璜的夫人李寶環早帶著四個兒女和簡單的行李來到碼頭上。她們已辦好了去美國的護照,沒想到余瑞璜提前回國,約她從廣州去香港再一同回北平。余瑞璜的行蹤令他一些觀望派朋友大為不解:他們是冒著戰火從內地來香港這個中轉站以望時局,日后準備去英美尋求前程。而余瑞璜卻與他們逆向而行,去內地。他們認為,余瑞璜是中美交換講學有影響的教授,理應留在美國求發展。就是回國也應當觀察觀察再定,不該匆忙去北平。余瑞璜表示:我是要回去的,我相信新中國需要科學,你們看,我的家小知道回北平多高興啊!”

在汽笛的長鳴聲中,英國泰唔士號郵輪啟航了。這是第一艘開往中國解放區的輪船。它將經朝鮮的釜山開往天津塘沽港。

經過半個多月的海上航行,泰晤士號在釜山港接到國民黨方面的電報,聲言已封鎖了渤海、黃海水域,不允許他們開往大陸。船長為了不招惹是非,決定停泊釜山,愿下船的下船,不愿下船的再回香港。

    聽到消息,中國乘客異常憤怒,大家公推余瑞璜為代表與船長交涉。最后,船長答應了以余瑞璜為首的中國乘客的正義要求,高掛醒目的英國國旗,由兩艘軍艦護航駛向天津。

清華大學軍管會主任吳晗和清華同仁錢三強、華羅庚、呂淑湘、以及聞一多夫人高孝貞,朱自清夫人陳竹隱熱烈歡迎余瑞璜海外歸來,并輪流為他全家接風洗塵。他們一家又住進清華北院五號,與王竹溪為鄰。

清華園竹翠松青,秀麗,幽靜。這才是自己的故士,這才是自己的家園。

    10月1日,余瑞璜一大早就與清華大學師生一起到天安門參加開國大典,親耳聆聽了毛主席莊嚴宣告:“中國人民從此站立起來了!”他感受到了中國人民的自豪。44歲的余瑞璜與祖國共同煥發了青春。

余瑞璜毫不遲疑地挑起重擔,積極投身于清華大學物理系的教學工作。與冶金部副部長一起籌建中國金屬學會并擔任顧問。

1950年,由好友華羅庚、潘光旦等介紹加入中國民主同盟。

    抗美援朝戰火燃起,他得知前線醫院急需X光機,外國封鎖、禁運,自己還不能制造。作為專家,他義不容辭地承擔起這項任務。經過一年的反復研究、制作,終于在1951年制造出中國第一只國產X光管,并配制了簡易好用的X光機,結束了中國不能制造X光管的歷史。

    毛主席得知新中國制造出第一只醫用X光管的消息,十分高興,派重工業部副部長和中央科技局長專程到清華大學向余瑞璜表示感謝和慰問。周恩來還表揚了他的政治熱情和研究成果。

    “祖國,我終于回來了,我要用實際行動報效您!”余瑞璜在實踐著自己的諾言。

五、吉林大學創建物理系·草皮溝村理論出世難

    1952年,全國大專院校院系調整。余瑞璜說服妻子,告別心愛的清華園到長春東北人民大學籌建物理系。東北人民大學(今吉林大學)是在原東北行政學院基礎上成立的一所綜合性大學。同時從北京來長春的,唐敖慶籌建化學系、王湘浩籌建數學系、丁則良加強歷史系。一時間,東北人大人氣大增、聲名遠播。

    在長春這個新興的重工業基地創建東北人民大學物理系。余瑞璜雄心勃勃。多少年來,只看人家西方的,今天,有年輕共和國的重視、支持,一定要經過自己的努力,讓這個物理學家的搖籃為國家培養出一流的科技人才。

    創建一流的物理系,一定要有一支強有力的教師隊伍。他奔走于北京和全國各地高校之間,很快英才云集。他們是霍秉權、鄭建宣、朱光亞、茍清泉、吳式樞、高樨恩、高鼎三、謝俊民、唐立寅、陳景明。在這些學術帶頭人的努力下,物理系的教學科研打下了深厚基礎,并為后來的發展作好了準備。

    余瑞璜馬不停蹄,四面出擊,購買圖書雜志,武裝圖書資料室,幾乎囊括了清華大學1930 — 1952年重要自然科學期刊。他通過學校向教育部請款,向國內外訂購各種教學和科研儀器,還爭取到北大、清華、燕京大學支援的儀器設備。憑著他的資望、執著和熱情,中國剛剛進口的兩臺電子顯微鏡就有一臺安裝在東北人民大學的物理實驗室。他還從清華請來玻璃器皿技師許飛龍,金工技師陳家楠,系內試驗、加工設備很快配套成龍。

    作為物理系系主任,他一邊抓教學,一邊抓科研。他帶頭走上講臺,給學生講課;組織專門委員會研究課程安排、教師進修培養、科研方向等。很快,吉林大學物理系躋身全國一流物理系行列,培養出了陳佳洱、宋家樹院士,陳佳洱曾任北京大學校長。

    1956年4月至6月間,周總理在北京集中一大批各方面專家,共同制定中國12年科學技術發展規劃,吹響了向科學進軍的號角。中國科學技術已進入大發展時期。余瑞璜參加了這次規劃活動。吉林大學化學系的唐敖慶教授,數學系王湘浩教授都參加了這次會議。在會上,余瑞璜提出了應在全國發展半導體電子學事業,及建立鈦與其他輕金屬合金等三個高科技研究項目的建議;并與其他科學家一起倡議,首先由北京五所高校合辦半導體班,培養國家急需的半導體無線電人才。余瑞璜的建議富有前瞻性,受到肯定并被高教部采納。

    1957年,在反右斗爭中,余瑞璜憑著愛國知識分子的至誠和天真,發表“四類干部論”被認為是攻擊、誣蔑黨的領導干部,與“余、丁、徐反黨集團”的其他成員丁則良、徐利治于1958年4月均被定為“右派”。他從一級教授降為四級,撤消了校內外一切職務。

    余瑞璜竟是反黨及社會主義的右派分子!

    1960年,珍惜人才的匡亞明校長第一批為余瑞璜摘去了“右派”帽子,他當了個掛名的金屬與X光晶體學研究室主任,他畢竟是個“摘帽右派”。

    1966年,“文化大革命”的風暴在北京大學掀起狂瀾,吉林大學的“反動學術權威”當然不能幸免,他先于1969年秋,下放到長春第一汽車廠勞動改造,后來又下放到伊通縣板石廟公社落戶。

板石廟公社草皮溝村當時沒有電燈,連收音機都沒法聽,這幾乎是被現代人類文明遺忘的角落。許多插隊落戶的教師都感到前途渺茫,這輩子不能回城,更不要說搞科研了,講義、文稿都糊墻、引火用了。

余瑞璜畢竟是余瑞璜。他不怕零下30多度的低溫天氣,在寒冷的草房里,鋪開從供銷社買來的“大字本”,拿出一個老算盤兒和手搖計算器,重新開始了與科學的對話。他把自己思考多年的休姆·勞賽力和鮑林理論用計算法和歸納法揭示它們矛盾之謎。經過3年多的時光。幾十萬個數據的計算記錄在190個筆記本上,凝結成后來命名的“固體與分子經驗電子理論”。這個理論,久經波折,于1978年在《科學通報》上問世。

    他在總結大量實驗和理論研究資料的基礎上,提出四個基本假設,構成了原子價精細結構模型。并提出了計算電子結構的方法——鍵距差方法。這種方法計算簡易,物理意義明確,具有應用價值,開創了材料設計的新途徑。

    1979年,經中共吉林省委宣傳部批準,余瑞璜任吉林大學物理系第一系主任,后又兼任暨南大學、沈陽工大、吉林工大、大連工學院教授。

    從1958年到1978年,余瑞璜在政治風波中耗去了整整20年!

    1981年8月間,他去美國亞留原子能實驗室參加國際電子衍射會議,去加拿大渥太華大學參加國際結晶學會議。1985年。去美國出席阿貢實驗室國際中子散射學術會議。

    在國際學術會議上,中國年近八旬的余瑞璜仍然有重量,有光彩!

    余瑞璜自1955年起擔任民盟吉林省第一屆、第六屆、第七屆、第八屆委員會副主委,民盟中央常委、民盟中央參議委員會委員;自1980年至1992年擔任吉林省第五屆、第六屆、第七屆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為中國民主同盟的建設和發展,為推進民主進程而殫精竭慮。

1997年5月19日,余瑞璜仙逝長春,享年91歲高齡。

余瑞璜,為科教興國而生,在結晶學的升華中涅槃。

(作者:繩海文,寫于2002年)

 

下一主題:翰墨留香書華章 上一主題:“紅學家”的猜想與證明
河北20选5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