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20选5开奖记录
歡迎進入中國民主同盟吉林省委員會官方網站!

時代英才

長河奔流話春秋

發布時間:2019-03-01   點擊率:12831
 

1984年為了照顧徐壽軒老主委的工作和生活,我調入民盟機關工作。徐老患病多年,年事又高。我沒有辜負組織的希望,盡力照顧好徐老,使他老人家晚年生活、工作得很好。徐老求索一生,由一位愛國者,成長為共產主義戰士。為祖國和吉林省的建設,為民盟組織的發展,為黨的統戰工作,做出了重要貢獻。他是民盟的光榮和驕傲。徐老的業績、黨性、人格永遠值得我學習和懷念。

1917年的深秋,俄國“十月社會主義革命”即將爆發,中國新文化運動蓬勃興起,“五·四”運動的“地火”在運行,為了尋求救國之路,徐老走出國門東渡日本留學,考入日本東京大學政治專門部。

    在留學的日子里,“五·四”運動的風暴以摧枯拉朽之勢席卷了古老的中國,也吹進了異國校園。 當時,徐老的好朋友、中國留學生楊紹棠想成立一個團體,追隨孫中山先生走革命救國之路。徐老接受了孫中山先生的革命主張,萌生了“投筆從戎,報效國家”之志,1920年,他離開日本回國。

    回國之后,他先是在沈陽迫擊炮廠當管理員,1925年,經楊紹棠介紹到河南省政府做事。其間,在開封結識了一些國民黨員,他擁護改組后國民黨“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的政策。這一年,他加入了國民黨,開始了資產階級民主革命的政治生涯。  后來,他相繼擔任國民黨奉天省黨部常務委員、訓練部長、省黨務整理委員等職,致力于反對張作霖的軍閥統治,反對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爭取實現孫中山倡導的建立民國的革命斗爭。

    1927年,“四·一二”大屠殺,蔣介石叛變革命,露出了猙獰嘴臉。面對反革命的血雨腥風和中國共產黨人的尸骨,徐老陷入深深的困頓和失望之中。1929年3月15日,國民黨“三大”在南京召開,徐老被國民黨中央指定為奉天“六黨代表之一”,但他對國民黨內部爾虞我詐、爭權奪勢的派系斗爭十分反感,對“國大”代表毫無興趣,經人力勸,他勉強去了南京。開會期間,以突然“有病”為由,住進了南京鼓樓醫院,回避國民黨的工作。

   1929年,徐老再度出國,踏上歐洲大地,留學法國,時年32歲。在法國巴黎大學文科研究院,徐老學習社會學。在燈紅酒綠,彌漫著浪漫氣息的巴黎,他潔身自守,潛心治學,研究救國之道。1931年“九·一八”事變爆發,東北三省淪陷,三千萬同胞掙扎于日寇的鐵蹄之下。災難深重的故國,又一次流血。遠在異邦的徐老悲憤萬分。他堅決擁護中國共產黨的抗日主張和共產黨領導的抗日統一戰線,積極參加“歐洲華僑救國會”,積極開展抗日救亡活動,為拯救祖國而奔走呼號。9月22日,“國聯”在日內瓦召開會議,討論中國對日本帝國主義的控告。會議歷時兩個多月,總算通過了形同廢紙的“決議”,但日本帝國主義置若罔聞,并進一步擴大對中國的侵略,陰謀奪取錦州、山海關。軟弱無能的國民黨政府,竟向“國聯”提出“劃錦州為中立區”的無恥賣國主張。如錦州設立中立區,則嚴重出賣中國主權。當時,徐老曾以巴黎大學研究員的身份獨自去國聯,親歷這場弱國的外交。徐老和留法學生一起,嚴厲質問國民黨政府首席代表施肇基。南京政府迫于壓力,只好表示不能接受設中立區的無理要求。雖然這一提案未獲通過,但斗爭喚起民心,使他深受教育,深受鼓舞。

徐老積極串連留學生和華僑組成“中華革命同盟”,并當選為委員,繼續斗爭。他創辦《大道》期刊,撰寫文章宣傳抗戰、反蔣、民主。此間,他結識了在巴黎的東北抗日聯軍領導人李杜、李延祿,同共產黨人共同探索抗日救國之道。1936年徐老率領“中華革命同盟”的幾位成員參加在日內瓦召開的第一次“世界民主青年大會”和國際反法西斯活動。他常以參觀、旅游為名,先后到荷蘭、英吉利、比利時、意大利、德意志等國,走進中國留學生和華僑中間傳播愛國、抗日、反蔣和民主思想,以壯大革命力量。1936年12月,徐老留法歸來。當時日本帝國主義對中國發動更大規模的武裝侵略,中國共產黨提出的“停止內戰,一致抗日,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主張已深入人心。

1937年2月,周恩來指示負責東北軍工委工作的劉瀾波同志建立一個總的東北救亡團體,把進步的東北軍軍官、東北人士組織起來,把東北救亡團體聯合起來,造成聲勢、促蔣抗戰。1937年春,由劉瀾波、高崇民、栗又文討論籌建問題。4月中旬,在上海八仙橋,由劉瀾波、高崇民、閻寶航等發起,成立東北救亡總會。6月20日,總會在北平東北大學召開大會,宣布正式成立。經高崇民介紹,徐老結識了共產黨人劉瀾波、于毅夫、栗又文等,又見到了東北抗聯將領李杜、李延祿。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救亡事業吸引著徐老,他參加了東北救亡總會并擔任常委。

    徐老留學歸來,也引起了國民黨的注意。國民黨中央常委陳果夫親自見他,請他選擇官職。他以“因離國太久,不熟悉國情,暫不考慮工作問題”而婉拒。他以“東總”常務委員、宣傳部副部長、國民黨員的特殊身份,奔走于北平、上海、南京、武漢之間,獻身于偉大的抗日救國運動。

    1937年8月,徐老應抗日將領馬占山之邀,擔任東北挺進軍司令長官部少將秘書處長,千方百計地向馬占山及其軍隊宣傳抗日救國思想。后又經推薦,徐老受郭沫若之邀,出任國民黨政府軍事委員會政治部第三廳設計委員,第六處第一科科長。5月初,因撰寫和推薦的文章屢遭刁難不予發表,徐老向郭沫若遞交了辭呈和幾篇“不大適用”的文章,堅決要求離職。在郭沫若《洪波曲》中,有徐老辭職一節。徐老對郭沫若說:“這科長我實在做不來,我不干了。”郭沫若勸他“冷靜一下”,徐老說:“我如果冷靜得下來,我可以做更大的官了。”然后憤然“拂袖而去”。郭沫若不無感慨:“要說梧桐一葉落而知秋的話,徐壽軒這一走,也就表明了三廳秋天的到來。”

    1938年9月至1941年2月,他擔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總政治部設計委員,在上海為其愛人宿伯石——民革成員治病期間,幫助“國際反侵略會”中國分會建立上海支部。在重慶期間,兼任該會執行部組織處主任,同時兼任該會東北分會主任,繼續為抗日救亡而工作。國民黨要員鄭彥棻曾把他介紹給蔣經國,蔣經國也想攏絡他,讓他見見蔣介石,并傳言想讓他任某部部長。正直、疾惡如仇的徐老沒有享受這份“恩寵”。

    在第二次反共高潮中,蔣介石大肆屠殺共產黨人,連“東北抗日救亡總會”這樣的愛國組織也不放過,徐老終于上了國民黨的黑名單。當聽到“東總”負責人于毅夫的轉告時,他對國民黨完全喪失了信心。一氣之下,憤然離開重慶,致使特務到他的住處撲了空。從此,他隱跡于香港、桂林、韶關。他心向革命——“今后,我跟共產黨走定了!”

    1945年8月15 日,日本侵略者宣布無條件投降。祖國光復。徐老得以重返重慶。1946年底,他與閻寶航、王卓然、盧廣績等人聯絡東北名流組織“東北政治建設協會”,開展反對內戰、堅持和平的正義斗爭。

    1946年, 在革命實踐中,經過幾十年的斗爭考驗,他完全看清了國民黨反動派的政治嘴臉。在嚴重的白色恐怖中,徐壽軒與國民黨徹底絕裂,加入了中國民主同盟并擔任民盟北平市支部委員。在此期間,他致力于反獨裁、反內戰,促進中共提出的關于建立民主聯合政府的工作,并被選為“東北政聯”行政委員會委員。1946年10月16日,經鄒大鵬、栗又文介紹,徐壽軒在哈爾濱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46年8月至1948年,徐老身為“東北政聯”行政委員會委員,并兼任社會調查研究所所長、東北防疫委員會副主任、東北衛生委員會第一副主任、東北衛生部第一副部長等職。

    1949年10月1日,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半封建半殖民地的舊中國一去不復返了。這一年,他在北京參加了全國政治科學工作者大會,并積極參與第一屆全國政治協商會議的籌備工作。 10月,徐老在陳云同志的直接領導下,在政務院財政經濟委員會工作,歷任人事局副局長、辦公廳主任、副秘書長等職。他認真貫徹黨的方針政策,講究工作效率,勇于承擔責任,積極參加“三反”、“五反”運動,為迅速恢復國民經濟做了大量工作。多年以后,陳云在談起徐老時,不僅關心他的工作情況,還稱贊說:“壽軒是個好同志”。

    1954年9月3日,徐老到吉林省工作,歷任長春市副市長、吉林省副省長、省人大副主任等職務。在擔任吉林省副省長期間他主管文教、衛生、體育工作。他認真貫徹黨的教育方針,按著毛主席“身體好、學習好、工作好”的指示,加強提高教育質量和人才全面培養工作。他關心成人教育,狠抓“掃盲”,他強調,成人教育如搞不好,勢必影響國家建設速度和下一代人的培養。他經常深入學校調查研究、指導工作。吉林大學、東北師范大學等在長大專院校,東北師范大學附中、省實驗中學他都去過不知多少次。每到一處,他與教師、學生座談,甚至深入課堂聽課,提出具體意見。吉林、四平、懷德、梨樹、前郭等地,甚至邊遠地區,都留下了他的足跡。

    他愛護青年,勇于負責,被傳為美談。1963年,通化市某中學出了一個吉林省“高考狀元”,該生各方面表現都很好,報考清華大學。但他父親是“右派分子”,在錄取時,工作人員不敢表態了。聽取匯報后,徐老當即拍板,“重在表現,準予錄取”。東北師大附中一高中生,學習成績優異,政審因身為白求恩醫科大學教授的父親在偽滿時曾做過事,在討論能否錄取時產生分歧,徐壽軒表態:出于培養人才的需要,由我負責,可以錄取。

    他熱愛黨的統戰工作,善于同知識分子交朋友,在重大政治問題上既講原則,又實事求是。1957年,省實驗中學教師、民盟盟員張方旭被錯劃為“右派”,下放勞動改造,妻子患肺結核,病情嚴重,家中無錢、無糧,生活極端困難。張方旭在困境中報著試試看的心理,給徐老寫信反映情況。他當即派秘書家訪,解決了困難,并通過省實驗中學,按政策給以照顧。張方旭及其家屬感謝黨和政府送來的溫暖,徐老的做法贏得了知識分子的心,調動了他們為社會主義事業獻身的積極性。

即使在“文革”期間,徐老自己受誣陷、迫害,他仍堅信“革命事業雖然遭受挫折,但這種情況不會長久。”盡管自己身處逆境,還關心老戰友、老同志,特別是那些跟共產黨奮斗了幾十年的黨外朋友。原農業部部長魏震五下放到農安當副縣長,文革期間被關押、批斗,他知道后說:“魏震五沒問題,他不看我,我可以去看他。”徐老胸襟磊落,義薄云天,令人欽佩。

    作為吉林省民盟組織創始人之一的徐老,他熱愛中國共產黨,認真貫徹黨的統戰政策,作風民主,甘于奉獻,為吉林省民盟的發展做出卓越的貢獻。民盟省委領導班子的建設,決定全省民盟的鞏固、發展和社會作用的發揮,決定著民盟的整體形象,他身為主委,常常主動去副主委關夢覺家談心,交換意見,加強了團結,促進了工作。在副主委趙汝翼入黨之前,他主動、真誠地指出趙汝翼的優點、缺點,使趙汝翼深受感動。

    徐老清正廉潔、不謀私利。除工資外,他沒有額外收入。招待文藝界的朋友,都自掏腰包、從不向公家伸手。他多年擔任省招生委員會主任,都堅持原則辦事,從不開“后門”,有的領導干部派人說情,他說:“我是招生辦主任,怎能出面辦這種事!”

    徐老對身邊的工作人員工作上嚴格要求,一絲不茍;生活上十分關心。對待秘書、警衛員、司機、保姆、鍋爐工等都像家人一樣,每逢年節,都邀他們聚餐,互相祝福。凡他們衣食住行有困難,都親自過問,并予以資助。

    徐老關心、熱愛民盟的工作,臨終前,向機關一位負責同志囑咐:“今后民盟工作,一定要堅持依靠黨的領導,堅持為社會主義服務的方向,繼續發揮自己的積極作用。”

    1985年3月18日,徐老病逝于長春,享年89歲。

    我調到機關,除了照顧徐老以外,主要負責辦公室的文書、出納、檔案、打字工作。當時,正是民盟吉林省第七屆委員會期間,機關當時才7個人,人少事多,但大家齊心合力,做什么工作都是一起做。

1976年,打倒了“四人幫”反革命集團,國家撥亂反正,“科教興國”成為國家振興的重要戰略政策,大批知識青年開始返城,“十年動蕩”給知識青年造成了知識空白,使經濟發展需要的人才出現了嚴重的斷檔。而知識青年在那以前要想回城,都是“兩招一征”,即:招生、招工、征兵。并且是很少一部分人,大部分人還是在農村,所以,當時有“被耽誤的一代”之說。在這種情況下,“知識就是力量”,“知識就是生產力”。民盟作為以高教界為主的民主黨派,理應在此時幫助國家培養急需人才。吉林省民盟決定,緊密圍繞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的重大決策,號召盟員為社會主義四個現代化建設服務,開展社會辦學、咨詢服務、支邊扶貧工作。當時,我記得具體開展中國農函院和高考補習班工作的是杜國光老師和張志超老師。支邊扶貧工作由項德軍同志負責。社會辦學還有孫清老師,主要是幼教函授教育。民盟吉林省委在這些方面確實做了許多踏踏實實的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我當時基本上都參與了這些工作,清楚的記得,每次學員來面授時,都是有許多省內外的學員,他們既要工作又要學習,真是十分刻苦,那種如饑似渴的學習精神,如今想起來,都是十分感人的!可以說,民盟在農業技術人才,醫療人才、幼教人才等方面,做出了許多工作,培養了大量人才,分布于全省各個行業,為“四化”建設做出了突出貢獻。

1984年10月召開的全盟為四化服務經驗交流會上,民盟吉林省委有5位盟員被推選為代表,并進行了大會經驗交流。他們分別是:余瑞璜(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民盟吉林省副主委、吉林大學教授)、劉克靜(民盟吉林省委副主委、中國科學院長春應用化學研究所副研究員)、王正緒(民盟吉林省委副主委、民盟吉林市委主委、吉林師范學院副院長)、曾孝箴(民盟吉林省委副主委、長春地質學院副教授)、馮懷讓(吉林省石油化工設計院工程師)、承慰才(東北電力學院講師)。從1982年開始,民盟吉林省委響應黨的“十二大”的號召,大力發揮民盟多學科智力集團和人才庫的優勢,根據需要和條件,深入開展了多種形式的講學、辦學活動。在講學方面,1983年至1987年共舉辦各類學術報告會和座談會50余次;組成“中學教學講學團”面向全省部分縣市開展教學輔導。辦學方面,自1982年至1984年,民盟吉林省委先后舉辦各種補習班52個,主要在高考補習、文化補習、幼兒教育、裁剪、美術、財會、外語、護士、工藝等方面。1985年,民盟吉林省委還先后開辦了黃金冶煉和選礦、中文、工藝美術、食用菌培育和財會4個函授班,學員遍布29個省市。1987年民盟吉林省委開辦了中國農村智力開發函授學院吉林分院,連續3年共招收2788名學員,經考試合格,都獲得中專學歷。1988年民盟吉林省委與九三學社吉林省委聯合創辦了長春市職業高中微機專業班。1989年民盟吉林省委在延邊朝鮮族自治州興辦了醫學函授班。在整個辦學過程中,民盟吉林省、市級組織始終以取得社會效益為宗旨,根據社會發展的需要,量力而行,發揮優勢,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培養了一批急需人才,盟務工作也開創了一個新的局面。1984年12月,經民盟吉林省常委會研究決定,成立了民盟吉林省文教科技咨詢服務公司,1986年,根據中央統戰部(86)59號文件和長春市科委、長春市工商局的有關要求,改名為“民盟吉林省文教科技服務部”,為獨立核算事業單位。此后,長春、吉林、四平等市級組織也先后設置了咨詢服務業務機構。它們為吉林省及各市地方經濟的發展,為科技和生產部門牽線搭橋,使科技成果得以轉化為生產力,產生了良好的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1990年,共完成咨詢服務項目64項,1991年完成58個。此外,還組織醫療咨詢講學團(組)深入各市及農村,進行醫療咨詢和義診,深受當地政府、醫院和農民的歡迎。

1984年,中共吉林省委統戰部和吉林省民委聯合召開民主黨派支援邊疆、少數民族地區四化建設掛鉤會議。會議決定,民主黨派開展支邊扶貧工作。民盟吉林省委積極承擔任務,完成智力支邊扶貧工作。在1984年12月召開的吉林省各民主黨派、工商聯智力支邊、咨詢服務總結大會上,楊大舉等6名盟員受到獎勵,66名盟員受到表彰。1985年至1990年,民盟吉林省委承擔11個項目。1992年1月,在民盟智力扶貧工作經驗交流會議上,方眾孚、孟壽山代表民盟吉林省委交流了吉林省智力支邊扶貧經驗,受到大會的一致好評。1992年民盟吉林省委召開智力支邊扶貧工作會議,正式確立通榆縣西艾力蒙古族鄉為民盟吉林省委扶貧點。在政府和中共吉林省委統戰部的大力支持下,民盟吉林省委為西艾力鄉在打井、修路、種稻、養牛等方面,籌措扶貧資金80萬元。1995年9月,經全國十大“扶貧狀元”評選委員會評選,民盟吉林省委副主委馬寧教授榮獲1995年“猛龍威杯全國扶貧狀元”的光榮稱號。中國扶貧基金會、《半月談》雜志社向民盟省委發來通報祝賀。民盟中央主席費孝通致電馬寧同志榮獲全國十大扶貧狀元。賀電說:“欣聞你被評為第二屆全國十大扶貧狀元。我一生志在富民,我們志同道合,你有此榮譽,也為盟爭了光,特表熱烈祝賀!同時向民盟吉林省委和參加通榆縣西艾力鄉扶貧工作的盟內外專家及全體工作人員表示慰問與祝賀!愿我們共同為在中國消滅貧困而繼續力。”

上面敘述的情況主要是文革后民盟吉林省委開展的社會辦學、科技咨詢、支邊扶貧等相關活動,在這些活動我能夠參與其中,為祖國的建設貢獻我的一份力量,我感到無比的光榮和自豪。

(文字整理:王立蔚 繩海文,寫于2011年)

宿志信簡歷

    宿志信,女,1947年4月1日生人,民盟吉林省委原調研員。1964年至1968年長春市第十一高級中學高中學生,1968年至1972年在吉林省汪清縣白草溝公社風林大隊插隊,1972年至1984年在中科院長春光機所當工人,1984年2月至2007年4月在民盟吉林省委員會機關任公務員。

 

徐壽軒簡歷

    徐壽軒(1897-1985),男,遼寧遼陽人,民盟盟員。早年留學日本。1920年畢業于日本東京大學政治系。1929年留學法國。1937年回國。任東北挺進軍司令長官部秘書長。曾任東北救亡總會常委、國民黨政府軍事委員會總政治部設計委員兼第三廳科長、國際反侵略總會中國分會執行部組織處主任。1946年加入民盟。同年10月,到東北解放區后,任東北行政委員會委員兼東北社會調查所所長、衛生部副部長,并加入中國共產黨。新中國成立后,歷任政務院財經委副局長、副秘書長,辦公廳主任,民盟總部副秘書長,長春市副市長、吉林省副省長,吉林省第一至四屆政協副主席和第五屆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是第二至五屆全國人大代表、第二屆全國政協委員,民盟第二至五屆中央常委、吉林省第一至七屆省委主委。病逝于長春。

下一主題:松柏老而健 芝蘭清且香 上一主題:為中華民族崛起奮斗
河北20选5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