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20选5开奖记录
歡迎進入中國民主同盟吉林省委員會官方網站!

時代英才

松柏老而健 芝蘭清且香

發布時間:2019-03-01   點擊率:7654
    晃然,關夢覺老先生離開我們已經21年了。1989年秋,為慶祝建國40周年,我拜訪了老先生并寫下了這篇訪談。關老審閱了文稿,親筆作了訂正并寫下了“寫的很好,愧不敢當”的評語。未料第二年的春天,老先生便故去了。據了解,這是老先生親自過目的唯一一篇記敘其個人生平的文字,具有較強的史料價值。紀念吉林省民盟組織成立60周年,把這篇文稿發表出來,以表達對民盟前輩關夢覺先生的景仰緬懷之情。

    拜訪民盟的領導人,海內外知名的經濟學家,我國著名的民主人士關夢覺,心中不免忐忑。未料電話掛通,老人家欣然應允。

    遵約,按時撳動了門鈴,嘰嘰喳喳,跑出來兩個小孩子。我以為找錯了門,忙問:“這家姓關嗎?”

  “姓!”旋聽小男孩沖屋內大聲喊道:“姥爺來人啦!”

  “請進,請進,我這兒正等你們呢。”

    關老走出來,笑容可掬地把我們讓進了客廳。

    進屋落座,兩個孩子在隔壁房間吵吵嚷嚷,老人家出去了兩次,這才將他們彈壓住。回來笑著說:“沒辦法,一個小外孫,還領個同學來,說是寫作業,鬧得你昏頭脹腦。”

    客廳里很干凈。左邊墻上掛著關老夫人的遺像,是啊,一晃已經逝去半年多了。沙發后面是一排大書柜,里面一摞一摞裝滿了線裝書。正中的一個隔層里,紫色金絲絨罩著一個黑匣子,我猜一定是老夫人的骨灰盒。對面墻上掛著三軸字畫。一幅是“百壽圖”、一幅是“百福圖”,另一幅是盟中央王健同志的手筆,寫的是“松柏老而健,芝蘭清且香”。   

    關老邊說話,邊給我們倒茶。他告訴我們,現在和女兒在一起,還有個親戚在幫他照料日常生活。從老人整齊的衣著和雪白的襯衣上看,他們對老人的照料是很周到的。

    關老對我們《長春盟訊》辦國慶專刊及節前對盟內十位老同志的拜訪,表示支持。認為很有意義,可以對全市盟員進行一次盟的光榮革命傳統的教育。接著他向我們講述了他那緊扣中國現代史脈搏的不同尋常的經歷。

    1929年,一位16歲的孩子,在北滿考區的哈爾濱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了“東北大學”經濟系,當時使監考人員都為之震驚。這個孩子,就是出身于貧寒之家的吉林省懷德縣的考生關夢覺。

    入學后,關老拼命讀書,力爭第一,為日后能公費留學。果然,到1931年上半年,年齡最小的他,在班里成績最好。但緊接著就發生了震驚中外的“九一八”事變。沈陽淪陷,學校停課了,關老只好回家鄉教書。翌年5月,“東大”遷校北平,關老才回校繼續讀書,直至1933年暑期畢業。畢業后他到《外交日報》社做編輯。1937年5月,東北籍志士仁人和進步學生在北平成立了“東北救亡總會”,關老被選為宣傳部副部長,部長就是后來當過中共吉林省委書記的于毅夫。“七七”事變后,北平又遭淪陷。混亂中,關老奔天津、赴濟南,滿腔熱血,一心救國,但苦于無處投奔。彷徨中得知同鄉馬占山將軍在綏遠組織了“東北挺進軍”,由杜重遠介紹徐壽軒、栗又文等同志都聚其麾下,鄒大鵬同志與馬將軍有舊,也到那里去當軍械處長,實際上是做共產黨的工作。于是關老毅然離開山東,輾轉經鄭州、太原、大同,最后在豐鎮找到了馬將軍,被委任為秘書處少校秘書。但戰局不利,挺進軍沒有挺進,反而一直后撤,到1937年冬已退到了綏西五原,還要后退到黃河以南。同年底,關老隨栗又文同志押送馬占山的電臺和汽車過黃河、走寧夏、轉陜北,一路上飽經風霜,備嘗艱苦。此時,他已明顯看出馬占山部由于成份復雜,內部腐敗,在抗戰上已無多大作為了。此時獲悉“東北救亡總會”(下簡稱東總)已經由北平轉南京,到了武漢,關老和栗又文遂攜手南下直奔武漢三鎮。關老留在武漢,栗又文同志由黨派遣,又返回挺進軍工作。這時,“東總”在劉瀾波、高崇民、閻寶航、于毅夫等同志的領導下,正在轟轟烈烈地開展抗日救亡運動。關老到后,便任副主編,主持“東總”機關刊物《反攻》半月刊的編輯工作。這份代表東北進步人士呼聲的刊物,一直出刊到1945年“八·一五”日寇投降,在抗戰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1938年5月,郭沫若在武漢組建了政治部第三廳,任廳長,聚集了一批文化藝術界的進步人士。關老被介紹到胡愈之任處長的五處一科做中校科員。后因國民黨限制三廳的活動,關老感到不能發揮作用,便于八月份辭職,繼續在“東總”工作。

    同年十月,武漢大撤退。關老與錢俊瑞、胡繩、臧克家、姚雪垠、曹荻秋等人都參加了當時在政治上比較開明的李宗仁系第五戰區的文化工作委員會,積極做抗戰救亡的宣傳工作。1939年初,由于蔣介石的干預,文委會被解散,關老轉到第五戰區軍官團當教官,在草店繼續做抗日救亡的宣傳鼓動工作,因給學員講授毛澤東的《論持久戰》,被特務告發而解職。同年4月去“東總”陜西分會,5月到重慶,繼續任“東總”宣傳部副部長,并任國際問題翻譯雜志《時與潮》編輯。這個雜志逐步向左轉,宣傳抗戰、民主、進步,每期發行達一萬份以上。1941年“皖南事變”后,重慶掀起反共高潮,《時與潮》雜志社被東北國民黨CC頭子齊世英強行接收。關老被列入重慶國民黨特務準備逮捕的黑名單內。在八路軍辦事處的指導和資助下,關老一家人逃離重慶,轉赴河南。

    1941年4月關老到了洛陽,在中國工業合作協會晉豫區辦事處任經濟研究所所長。因他當時有些名氣,10月便被河南大學聘為經濟系副教授。1942年底,他離開河南到西安,任國民參政會經濟建設策進會西北區辦事處總干事。后被陜西商專聘為教授,一直任教到1946年。當時的關老年僅29歲。

    1944年經杜斌丞、楊明軒介紹,關老在西安加入了中國民主同盟,任西北總支部常委、宣傳部副部長,兼西北總支部的機關報《秦風·工商日報(聯合版)》主筆,每隔一天為該報寫一篇社論。該報是當時西北最有影響的進步報紙,因而也成了國民黨特務的眼中釘。1946年春,西安掀起了反共高潮,是年5月報紙就被查封了。早在4月20日,關老即在杜斌丞的支持下,動身返回東北解放區。但國民黨早就對關老恨之入骨,怎么能輕易放走他呢?果然,一個特務外加一名警官跟蹤關老上了由西安到陜州的火車,欲到陜州時在混亂中殺害他。幸而火車異常擁擠,在后節車廂里的特務,進不了關老乘座的車廂,只能在停車的時候,到月臺上巡邏,監視他的動向。由于停車后開車無準時,幾站下去,特務有些麻痹,并注意到關老并未發現他們。其實上車時,關老就已知身處險境了,不過情急中十分鎮定。車到臨潼,關老抓準時機趁火車啟動的剎那,從車窗跳下,才幸免于難。特務到陜州后,驚呼上當,回西安交差時謊報關夢覺已在陜州被活埋。消息傳出,一時間,西安的朋友們為之悲痛不己。

    用關老的話說,這次比重慶逃難更加危險,真可謂間不容發。原定的路線不能走了,在臨潼,關老乘另一次列車到華陰下車,起旱路,過禹門口,經山西轉北平。同年7月關老回到東北,經過艱難險阻,又輾轉到安東, 這才在當時已任安東省主席的劉瀾波同志的幫助下,繞道北朝鮮,經延吉到達啥爾濱。抵哈時,已經是10月10日了。關老在近半年的時間里歷盡千辛萬苦,終于到達了目的地,真比伍子胥過昭關還難。

    到哈爾濱后,關老先被任命為東北社會調查所副所長,旋被任命為嫩江省、黑龍江省教育廳長,直到1950年春。1950年民盟成立東北總支部,關老調沈陽,任秘書長并兼任東北人民政府監察委員。1954年民盟東北總支部隨大區撤銷而撤銷,關老歸隊到東北人民大學(現吉林大學)任教授,研究經濟學理論,直至今日,已整整三十五個春秋了。

    作為社會活動家,關老從一屆四中全會起便連任民盟中央委員、五屆中央常委和五、六屆中央副主席。他是東北民盟組織的奠基人之一。他還任吉林省政協常委、副主席,全國政協委員、常委。多年來為黨的統一戰線工作以及中國民主同盟的發展壯大做出了突出的貢獻。直至今天,他仍熱情地在第一線上勤勤懇懇地工作著。

    作為一位蜚聲海內外的學者,關老通今達古,融貫中西,在政治經濟學的社會主義部分和世界經濟部分的理論發展上都有引人注目的建樹。他現在是吉林大學經濟管理學院的名譽院長、一級教授、博士生導師、(國務院學科評議組的第一批成員)。在學科領域,他還任中國資本論研究會的副會長、顧問,世界經濟學會副會長、顧問;全國統戰理論研究會常務理事,吉林省社聯副主席,省經團聯顧問,省經濟學會理事長同時還任《中國大百科全書·經濟卷》的編委和“政治經濟學·資本主義部分”的主編。老人家幾十年來勤奮耕耘,可謂著作等身。曾發表各類論文、文章千篇以上,專著十多種,譯作五、六種。其中《陳云同志的經濟思想》一書獲省社會科學的特等獎,“價格改革中的三個問題”一文獲中宣部、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共中央黨校聯合召開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十周年理論討論會的獎勵。

接著,我們就學術觀點、學術見解及有關盟務工作等方面的一些問題,請教了關老。

    問。請您談談自己的學術觀點。

    答。在學術研究上,我始終堅持這樣相輔相成的兩個基本點。一是堅定不移地堅持馬克思主義。我認為這是學術研究的立足點,無論在什么情況下都不能有絲毫的動搖。二是在此基點上必須永遠保持求實創新的精神。沒有創新就沒有學術的發展,馬克思主義不就是在創新中不斷發展起來的嗎?必須解放思想、勇于創新,要敢于堅持自己的觀點。但創新必須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以客觀實際為基礎,不能胡說八道。

    問:在治理、整頓、深化改革的形勢下,請您談談政治經濟學方面的主要見解。

    答:首先在商品經濟方面,我一向主張兩點論:既利用其積極的有利于生產力發展的方面,又防止它的消極作用。決不能一窩蜂地搞商品經濟萬能論,搞商品、貨幣、資本的拜物教。我認為政治領域里的自由化思潮,首先來源于這些年來搞商品拜物教。馬克思說過有商品經濟就有商品拜物教、金錢拜物教。我們社會主義國家必須警惕這個東西,采取必要的措施加以制止。否則,人們就要變成鼠目寸光、唯利是圖的“小人”,還有什么社會主義的理想和道德之可言?我從1985年起就一直堅持這個觀點。對于曾一度很熱的股份制,我也堅持兩點論。新成立的鄉鎮企業和其他企業可以搞,但反對把現有的國營企業變成股份制和實行私有化,這么搞實際上是挖社會主義墻腳。沒有公有制也就沒有社會主義。我主張以計劃經濟為主,利用市場進行調節,贊成陳云同志的“鳥籠經濟”觀點。資產階級自由化就是政治上的多元化和經濟上的私有化和自由化。近幾年趙紫陽同志實際上就在向這個方向靠攏,只是不敢公開把國營企業私有化罷了。在這個問題上,我一直和他有分歧。1986年在成都的一個學術會議上,我委婉提出對他的批評,竟被人扣上反改革的帽子,狀一直告到胡啟立那里,幸而宋濤同志和國家教委的同志仗義執言,我才得免于難。

    問:請您談談對當前盟務工作的意見和要求。

    答:好,我講點意見,請們們轉達給各基層盟組織和盟員同志們。首先要清醒地看到,這些年,在受資產階級自由化的影響上,民盟并不例外,一部分中青年盟員自由化思想也相當嚴重。四項基本原則沒有在思想上扎下根,沒有形成馬克思主義的人生觀和世界觀。當前民盟首要解決的是學習和教育的問題。要通過學習和教育使四項基本原則在盟員思想上扎根。要在盟員中普遍進行一次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教育。要求各市盟和各基層組織要把學習、教育活動作為組織生活的核心。學習活動必須在基層抓起來,要扎扎實實地抓,要認真的而不是敷衍地,自覺的而不是被動地進行,力求解決人生觀和世界觀的問題。建議市盟組織幾次有份量、有針對性的報告會。在學習教育中一定要強調民主,堅持三不。在盟內要坦誠相見,思想問題不能勉強、壓制。要把自我教育和互相教育結合起來。要啟發大家學習的自覺性,要認識到四項基本原則不僅是立國之本,而且也是立盟之本、立身之本。

    考慮到關老的身體情況,我們按時結束了訪問,盡管老人家言猶未盡。

離開關老家,室外剛好雨過天晴。我呼吸著無比清新涼爽的空氣,再一次回首與站在門口的關老告別。心想,大凡名人身上總有一層神秘的光環,可是通過今天的拜訪,卻使我深深地感到,關老就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忠厚長者,一個普通的勞動者。

(作者:張釜,寫于2011年)

 

關夢覺簡歷

    關夢覺(1912-1990),男,滿族,吉林懷德(今公主嶺)人,經濟學教授。1933年畢業于東北大學經濟系。曾任北平《外交月報》編輯,武漢東北救亡總會宣傳部副部長,河南大學副教授,嫩江省、黑龍江省教育廳廳長。1945年加入中國民主同盟。建國后,歷任東北人民政府監察委員,吉林大學經濟系主任、教授,吉林省社會科學院副院長,吉林省第四至六屆政協副主席,民盟第五屆中央常委、第六屆中央副主席、吉林省委第七屆主任委員,中國世界經濟學會、中國《資本論》研究會副會長。是第三至六屆全國政協委員、第七屆全國政協常委。著有《關于社會主義擴大再生產的幾個問題》、《國家壟斷資本主義與美國經濟危機》。

 

下一主題:皓首尤能苦耕耘 上一主題:長河奔流話春秋
河北20选5开奖记录